四通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四通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构筑中国金融安全网三大命题期待破题

发布时间:2020-06-29 16:29:16 阅读: 来源:四通厂家

康子冉

[ 在合理的制度安排下, 金融安全网也能够有序进行并有效应对金融风险, 从而减少不必要的人为干预, 这才是我们期望的最好的结果 ]

2012年年初以来,金融改革的步伐加速进行着。伴随改革进程,对于宏观金融风险的关注也日益突出,金融安全和金融风险的防控被逐步提上议事日程。

2012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在部署2013年经济工作主要任务时就强调,高度重视财政金融领域存在的风险隐患,坚决守住不发生系统性和区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

而此前不久发布的《金融业发展和改革“十二五”规划》也强调了要“强化监管,维护金融稳定和安全”。

这意味着,随着改革的持续发力,如何维护金融稳定和安全已经引起了监管层的高度重视,从国家层面来讲,维护好金融稳定与安全,任重而道远。

放松对资本项目管制

2011年第四季度以来,从资本项目顺差、外汇占款、外汇储备增量等多项指标来看,资本跨境单边流入格局正在消失,大规模双向流动的格局正在形成。

与此同时,2012年以来资本项目放开的规划和改革举措陆续出台,引起了市场对于资本项目放开带来金融风险的重视。

为了加强对系统性金融风险的防范预警,《金融业发展和改革“十二五”规划》就指出要健全跨境资金流动监测预警体系,完善国际收支应急预案。

“目前的跨境资本流动主要有两个,一个是按照正常渠道走的,目前所有按照正常渠道走的都在监控范围之内;第二个则是地下钱庄,要通过打击地下钱庄来阻止不正常的资本流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综合研究室主任陈道富说。

陈道富认为,由于中国现在还是一个对资本账户保持管制的国家,因此利用现有机制加强跨境资本流动监测就能达到目的。

未来随着资本账户的开放,可能会带来新的挑战,对此,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梅新育表示,资本项目放开和监测跨境资本流动并不矛盾。

“资本项目放开指的是不审查,但仍然会有相关的记录,通过相关的记录,监测者可以从中发现不正常的资本流动情况,然后有选择地进行调查或者干预。”梅新育称。

同时,梅新育指出,对我国目前这样的经济规模和储备资产规模,一般的资本流动不会影响宏观稳定性。

“在这种情况下,进一步放松对资本项目的管制是完全可以做到的,不至于让我国付出牺牲宏观金融稳定和安全的代价。”梅新育说,“并且通过加强监测,可以筛选出大部分不正常的资本流动。”

“一行一会”金融监管格局

2012年以来,关于金融监管体系的争论也不断浮现,从金融稳定和安全的角度看,金融监管如何布局,从而加强对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的监管,无疑是下一阶段影响金融改革成败的关键。

对此,北京大学金融与证券研究中心主任曹凤岐指出,金融监管体系实际上和中国对外的金融环境、对外开放有很大关系,现在我国基本上已经实现金融国际化了,所以监管也要国际化。

“从长远来看,中国应当走金融统一监管或者综合监管之路,变分业监管为统一监管,建立统一监管、分工协作的体制。”曹凤岐说。

鉴于当前我国金融监管机构比较分散,业界一直有建立一个金融监管协调机构的呼声。按照一些学者建议,这个机构在国务院层面上建立,主席可由主管金融的国务院副总理或者国务委员兼任,其他各监管部门主要负责人参加。

“在条件成熟的时候,在中国金融监管协调委员会的基础上,建立具有政府管理职能的中国金融监督管理委员会。”曹凤岐说。

在大多数关注金融监管改革的市场人士和学者的设想里,以金融监督管理委员会为主、与中央银行共同监管的“一行一会”的监管体制,或许是未来较为理想的金融监管格局。其中,由央行制定货币政策和对货币市场及外汇市场进行监管,金融监督管理委员会则监管金融机构和其他金融市场。

建立和完善金融安全网

构建金融安全网是目前各国政府通用的为应对金融风险、防范金融危机而设定的制度体系和政策框架之一。

从一般的经济制度环境上讲,金融安全网整体框架包括审慎监管、最后贷款人、存款保险制度和金融机构市场退出机制。

“我国在这方面的制度建设还显得比较单薄和脆弱。”陈道富说。

他指出,首先,中国目前专门针对金融机构的破产法还不够完善;其次,存款保险制度虽然在我国已经酝酿多年,但目前还没有推出。

作为未来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重要的基础制度设施,同时也是有效防范利率市场化风险的重要措施,存款保险制度一直“犹抱琵琶半遮面”,推出步履缓慢。

“存款保险制度的各种准备工作都做了好多年了,制度方面的准备应该是比较充分了,估计未来一段时间会推出。”陈道富说。

对此,中国银行(601988,股吧)首席经济学家曹远征也提出,应加快存款保险制度的推出,作为金融稳定和金融安全的第一道防线,切实保护存款人利益,确保金融机构有序退出。

《金融业发展和改革“十二五”规划》也明确强调,要建立健全存款保险制度,加快存款保险立法进程,择机出台《存款保险条例》,明确存款保险制度的基本功能和组织模式。

“建立适合我国国情的金融机构破产法律体系,规范金融机构市场退出程序,加强行政退出与司法破产之间的有效衔接。”《规划》指出。

曹远征认为,如果能够建立完善的制度,那么,在合理的制度安排下,金融安全网也能够有序进行并有效应对金融风险,从而减少不必要的人为干预,这才是我们期望的最好的结果。

成都广告策划

成都设备租赁公司

成都活动策划公司

成都活动公司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