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通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四通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纪录片首映披露斯诺登心路

发布时间:2020-07-13 13:57:45 阅读: 来源:四通厂家

《第四公民》上映海报

香港,隧道中光影恍惚,小光圈摄像机让景物陷入黑暗,只有头顶的照明灯在急速的向后流动,像是暗夜中的路标,又像是记录摩斯电码的纸片。那个貌似熟悉而又陌生的故事从这一刻开始讲述:“……我是政府情报机构一名高级雇员……”

爱德华·斯诺登,美国国家安全局“棱镜”项目泄密者。长时间以来,他被外界贴上了种种符号:通缉犯、思想家、间谍、英雄。刚刚完成首映的纪录片《第四公民》记录了他把美国情报机构监听丑闻公诸于众的过程,再次把他放上媒体头条。

“如果我被抓了,那就这样吧”

“第四公民”是斯诺登2013年初尝试与独立纪录片制作人劳拉·波伊特拉斯邮件联系时使用的化名。当波伊特拉斯把斯诺登这一年来的经历制作成纪录片时,就选择“第四公民”作为这部长约113分钟纪录片的片名。

影片记录了斯诺登最初匿名与波伊特拉斯初步接触的过程以及“棱镜门”公诸于众后引发的混乱局面,但主要部分是斯诺登在香港一家宾馆中向记者倾诉事件的经过。

那是一间略显杂乱的宾馆房间,被子没有叠,浴袍随意扔在床上。

斯诺登坐在床上,身边是英国《卫报》记者格兰·格林伍德以及操作摄像机的波伊特拉斯。在镜头前,斯诺登公开了身份和动机。他说:“我宁可冒着坐牢的风险,或是其他什么风险,也不愿眼睁睁看着我和我身边的人自由权利受到侵犯。我关心自己,也关心别人。”

同样是在那家宾馆的房间里,斯诺登看着格林伍德的报道引发全球轰动以及各国政府纷纷表态谴责美国情报机关的行为。影片中,斯诺登收到远在美国夏威夷的女友林赛·米尔斯写来的邮件,女友称自己受到了警方盘问。斯诺登在键盘上敲打着什么,似乎是在回复那封邮件,但镜头没有对准电脑屏幕,留给观众无限的想象。

另一个情节是这样的。宾馆的电话铃响,斯诺登接起电话,简单回应说:“你打错了。”然后,他放下电话,对着镜头说,对方是《华尔街日报》。这时,波伊特拉斯在镜头外说道:“你感觉怎么样?”斯诺登说:“事情已然发生了,如果我被抓了,那就这样吧。”

之后发生的事情早已被媒体戏剧化地予以报道:斯诺登来到了俄罗斯,在机场盘桓月余,随后获得庇护、留在俄罗斯。纪录片《第四公民》最受媒体追捧的细节是:俄罗斯一处公寓楼的厨房,橙色的灯光透露着暖意,斯诺登和女友米尔斯相向而视。

米尔斯今年4月来到俄罗斯。据说,她曾告诉导演波伊特拉斯,愿意接受采访,但由于不愿过多透露斯诺登的个人生活,影片没有让米尔斯单独出镜接受采访。

当然,纪录片结尾不是“公主王子重逢,从此幸福生活在一起”那么简单。在莫斯科的宾馆房间里,斯诺登、格林伍德、波伊特拉斯重逢,谈论起关于美国监听项目的最新爆料。在格林伍德递给斯诺登的纸条上,新爆料人表示,120万人或多或少地正被情报机构监听。

斯诺登表示,新爆料人胆子太大了。而格林伍德回应,爆料人应是受斯诺登鼓舞。

《第四公民》导演波伊特拉斯说,这部纪录片并不仅仅是希望博人眼球,或是继续炒作美国情报机构监听。斯诺登告诉波伊特拉斯和格林伍德,他本人并不希望成为新闻故事,而是希望爆料本身能够推动一场真正的情报机构改革,停止非法监听活动。

就波伊特拉斯看来,斯诺登的这种思想经历是《第四公民》最大的价值,也是影片希望表达的更深层次意义。“我们把它看做是一场关乎人性的戏剧。”

“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人破门而入”

《第四公民》的主体部分是斯诺登在香港宾馆房间中经历的“棱镜门”公诸于众前后大约8天的经历。波伊特拉斯在这期间一直用摄像机记录着斯诺登的经历,积累了大约20个小时的素材,而波伊特拉斯本人也不可避免地卷入这起事件,成为新闻人物。

纪录片开场时,波伊特拉斯在旁白中朗读了斯诺登发来的匿名邮件。波伊特拉斯是斯诺登找到的第一个倾诉对象,在“棱镜门”事件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2013年6月9日,一段视频短片出现在英国《卫报》的网站上。通过这个短片,世界认识了斯诺登,认识了格林伍德,了解了“棱镜”项目。而这个短片就是波伊特拉斯拍摄的。

收到斯诺登邮件时,波伊特拉斯非常紧张。这名因拍摄独立反恐纪录片闻名的美国导演由于在作品中多次揭发美军反恐的黑暗面受到政府打压,多次遭到监视,最终不得不把后期制作影片放在德国柏林的工作室进行。

波伊特拉斯回忆,与斯诺登联系上之后,她仔细思考了可能面临的风险,最终决定与当时还是“第四公民”的斯诺登合作。“这件事占据了我的全部精力,情感上和心理上都是,我每时每刻都在想这件事。”当时,波伊特拉斯与斯诺登使用加密邮件联络,用现金购买了一台新电脑,专门用来收发邮件。

当斯诺登准备公开身份时,波伊特拉斯随即向斯诺登表示愿意见他并同时拍摄纪录片。波伊特拉斯回忆:“他当时说,这太危险了,倒不是说我害怕,主要是我并不想成为新闻故事。”波伊特拉斯回应:“不管你想还是不想,你已经卷入整起事件,需要听到你的声音。”

2013年5月,波伊特拉斯抵达纽约等待斯诺登的下一步计划,随后收到让她到香港见面的消息。波伊特拉斯本身因拍摄反恐影片已经多次在出入境时遭到美国警方刁难,对于出发去香港,她有些顾虑。“你想想看,我已经在监视名单上了,之前至少40次被人拦住……如果我自己去,没有机构支持我,他们(情报机构)决定干预并逮捕我们,那事情会怎样?”

另外,波伊特拉斯还希望她和斯诺登见面时还有第三者在场,使她能更自然地拍摄影片。斯诺登先前已经与记者格林伍德有了联系。于是,波伊特拉斯和格林伍德接触,并决定共同前往香港寻找斯诺登。

于是就有了这部纪录片。波伊特拉斯回忆,当时在拍摄的过程中,他们三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人破门而入,也不知道会遇到什么结果,只是坚持做想做的事。

当斯诺登得到外界帮助,准备离开香港时,波伊特拉斯原本打算跟着斯诺登一路逃亡,拍摄整个过程,但或许是担心“目标太大”,这一计划最终没能实施。波伊特拉斯还想让斯诺登随身携带一个小型摄像机,记录全程,但这一想法也被斯诺登拒绝。所以,纪录片中没有斯诺登如何抵达莫斯科的视频影像,不能不说是个遗憾。

“是你自己选择了自己”

回到柏林后,波伊特拉斯在纪录片最终制作上陷入困惑。作为一个记录者,她不希望自己过多出现在影片中,但她本人作为斯诺登最初的外部联系人,已经不可能置身事外,在日常生活中开始面对种种采访要求。在《第四公民》成片的最后,波伊特拉斯决定,自己在影片中会朗读最初“第四公民”发来的邮件,以叙述者的身份对观众娓娓道来。

波伊特拉斯问过斯诺登,为什么选择自己作为爆料的对象。斯诺登回答:“不是我选择了你,是你自己选择了自己。”

斯诺登表示,自己对于波伊特拉斯拍摄的纪录片十分钦佩,认定对方是“同道中人”。波伊特拉斯现年50岁,在参与“棱镜门”事件前就是一名知名的纪录片导演。她的作品往往通过细节去表达宏大的想法,或许正是这点让斯诺登看中波伊特拉斯,又或者是因为这点最终才有了一部像《第四公民》这样的纪录片。

在波伊特拉斯的知名纪录片《祖国,祖国》中,她住在伊拉克一名医生家中,见证了这名反对美军占领、却执意参加地方官员选举的医生的经历。这部影片从伊拉克人的视角反映了对美国反恐战争的看法。谈到这部纪录片,波伊特拉斯说:“我的确是反战的,但真正到了那里,我才明白很多东西是复杂的,这让我的看法改变了”。

另外,波伊特拉斯还制作过反映关塔那摩监狱、美国国家安全局另一名泄密者威廉·宾尼的纪录片和短片,受到外界好评。她表示,自己拍摄作品坚持:“镜头不是阻碍,而是一个见证人。”

如果波伊特拉斯真如斯诺登认为的那样愿意去披露真相,如果《第四公民》真如波伊特拉斯所说的那样通过确凿的证据和有力的描述刻画事实,那么这部纪录片的确值得观赏,同时也值得通过这部影片回顾过去一年来的“棱镜门”及系列事件,思考在“第四公民”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记者 宿亮)

重庆工作服设计

扬州西服制作

周口西服订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