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通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四通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为什么说清朝能建立是一个明朝女人冲动之举所造成的

发布时间:2021-01-07 12:34:09 阅读: 来源:四通厂家

为什么说清朝能建立,是一个明朝女人冲动之举所“造成”的

明初,女真族一“分”为三,建州女真为其一,明朝在其聚居地设置地方军事行政机构,委任各部首领,明末,努尔哈赤外祖父王杲成为建州女真首领。

据《明史》记载,嘉靖三十六年,抚顺备御裴承祖到建州女真王城古勒寨追捕逃犯,遭到王杲伏击,被俘杀。

杀掉裴承祖后,王杲就在错误的道路上停不下来了,开始大肆劫掠,朝廷派兵清剿,王杲又设伏生擒了辽阳副总兵黑春,将其凌迟,接着又犯辽阳,劫孤山,略抚顺,前后遭他毒手的明朝将领,包括指挥王国柱、陈其孚、戴冕、王重爵、杨五美,把总温栾、于栾、王守廉、田耕、刘一鸣等数十人,辽东总兵李成梁奉命征讨。

万历二年,王杲纠集其他部落,大举进犯辽阳、沈阳等辽东重镇,李成梁率兵打到其老巢古勒寨,斩首一千多级,但直到一年后,王杲才被抓住,被凌迟处死于北京。

王杲伏法后,当时逃脱的儿子阿台紧接着也反了,李成梁再一次带兵进剿,这次行动,不但搞死了努尔哈赤生父塔克世,还俘虏了努尔哈赤和其弟舒尔哈齐。

据《清史稿》记载,“太祖及弟舒尔哈齐没于兵间,成梁妻奇其貌,阴纵之归”。

所谓“太祖”,亦即努尔哈赤。

这段记载说得很明白,努尔哈赤和其弟舒尔哈齐,是被李成梁妻子放走的——她见俘虏中这两个人相貌不凡,便偷偷把他们放了。

这兄弟俩的相貌,到底有多不凡呢?

万历二十三年(李氏朝鲜宣祖二十八年),建州卫女真人越境到朝鲜采挖人参,被朝鲜边将杀了,努尔哈赤打算报复,朝鲜方面急忙派南部主簿申忠一赴建州修好,顺便刺探其虚实,在努尔哈赤驻地硕里岗城过了一个春节,见到了努尔哈赤和弟弟舒尔哈齐,回去后,申忠一将一路所见所闻制成图文并茂的纪程图,取名《建州纪程图记》上交。

当时的努尔哈赤三十七岁,申忠一详细描绘了他的肖像,并配文“奴酋(指努尔哈赤)不肥不瘦,驱干壮健,鼻直而大,面铁而长……”对他弟弟舒尔哈齐的描绘则是这样的:“体胖壮大,面白而方。”

而在《清太祖武皇帝实录》里,努尔哈赤简直是所有女人心目中的完美男人——太祖凤眼大耳,面如冠玉,身体高耸,骨格雄伟,言词明爽,声音响亮,一听不忘,一见即识,龙行虎步,举止威严。

这样的男子,李成梁妻子不“动心”是不可能的,不希望他们遭难,也是可以理解的,但因“爱美之心”而把他们放走,这种不顾后果的冲动之举,就有点脑残了。

而据《明朝那些事儿》的说法,李成梁和努尔哈赤是亲戚——李成梁让儿子李如柏娶了他弟弟舒尔哈齐的女儿。

如果这种说法属实,那么李成梁之妻放走他们兄弟俩,似乎多了一点合理性(其实还是不合理,李成梁都不敢放呢,她凭什么那么大胆),但却与《清史稿》的记载不符,《清史稿》可是说得很明白,是李成梁之妻“奇其貌”而放走他们的,并非由于什么亲戚。

无论是因何放走的吧,反正这个女人闯了大祸了,因为他放走的不是人,而是一只猛虎。

这只虎一回到建州,逐渐成了其他各部的噩梦。

万历四十六年(公元1618年),靠祖、父遗留的十三副甲胄起兵的努尔哈赤,渐渐羽翼丰满、统一了女真各部、建立后金政权之后,对明朝觊觎已久的心再也按捺不住了,对诸贝勒宣布“吾意已决,今岁必征大明国”,随即发布“讨明檄文”,历数明朝“罪状”,以“七大恨”告天,起兵反明,又成了明朝的噩梦。

他找的借口,是替祖父、父亲报仇。

努尔哈赤的祖父名叫觉昌安,建州左卫枝部酋长,明都指挥使,李成梁征讨王杲时,他与儿子塔克世(也就是努尔哈赤父亲)成为李成梁的向导,为李成梁搞定王杲做了一定的贡献,后来在征讨王杲儿子阿台时,父子俩再次为明军做向导,却不幸死于战乱。

祖父和父亲被杀,成了努尔哈赤反明的极佳借口,尽管他们是被误杀的,但他不管这么多,把这笔账算在明朝头上,并把它放在“七大恨”首位——“我祖宗与南朝看边进贡,忠顺已久,忽于万历年间,将我二祖无罪加诛,其恨一也”。

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何况你把我祖父也杀了,你“无罪加诛”,我当然要报仇!

讨明檄文发布后,努尔哈赤率兵两万进攻明朝,很快袭占抚顺、清河,明神宗的反应倒也不慢,立即派兵部左侍郎杨镐主持辽东防务,又是调兵又是增饷。

然而,准备了半年,虽然从川甘浙闽等省抽调的兵力大多到达了沈阳地区,却因粮饷不济和士卒逃亡等因素,导致将帅互相掣肘。

据《明史·卷二十一本纪第二十一》,万历四十七年,经明神宗再三催促,杨镐才坐镇沈阳,兵分四路围剿后金军。

努尔哈赤却不管他有几路,采取“凭你几路来,我只一路去”策略,集中十万兵力对付突出冒进的明军主力。

率领明军主力的是总兵杜松,进至萨尔浒时,杜松又将军队一分为二,大部分留在萨尔浒附近,他自己则率万人进攻吉林崖,第二天就被努尔哈赤亲率四万多人包了饺子,杜松也为他的轻敌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吃掉杜松和他那一万人后,努尔哈赤立即挥师北上,一举吃掉了马林率领的北路军,最终逃回开原的,仅剩主将马林等数骑。

消息传来,准备支援潘宗颜部的叶赫贝勒金台石、布扬古大吃一惊,已经在路上的他们,立即调头撤回叶赫,四面受敌的潘宗颜拼死抵抗,寡不敌众身负重伤而死。

南路明军则由“晚明第一猛将”刘綎率领,不知西路军北路军已经全军覆没的他,仍按原计划北上,他率领的先头部队在阿布达里岗中了努尔哈赤埋伏,也是全军覆没,刘綎战死沙场……

这就是以明军惨败而告终的“萨尔浒之战”。

“萨尔浒之战”后,努尔哈赤迁都沈阳,接着又发动了收获更大的“广宁之战”,连陷明朝包括义州、锦州、大凌河在内的辽西四十余城,熊廷弼、王化贞等明朝名将,率领残部仓皇逃往山海关。

李成梁妻子肯定没想到,当初放这个“美男子”逃走时,她的“爱美之心”将给朝廷带来多大的麻烦!

直到天命十一年(1626年),被她放走的这只猛虎,在宁远之战中被袁崇焕的红夷大炮一顿猛揍,才暂时收起锋利的牙齿,率军退回沈阳。

之前都是势如破竹,如今却冷不防挨了当头一棒,这反差太大了,努尔哈赤得了抑郁症,加上身患毒疽,于当年八月病死于叆福陵隆恩门鸡堡(今沈阳市于洪区翟家乡大挨金堡村)。

这只猛虎虽然死了,但其子皇太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将明朝作为重点进攻目标,而且攻势更猛,很快就使明朝在关外仅剩宁远一座孤城,并且把入主中原、夺取全国政权作为他的“崇高理想”,虽然于1643年猝死于清军入关前夕,但却为儿子爱新觉罗·福临(顺治皇帝)入关扫清了道路。

一个女人的“爱美之心”,给一个王朝带来的不仅仅是麻烦,还是彻底的毁灭!

有人说,追根溯源,清朝的江山是一个女人“打”下来的,貌似有点道理。

成都肾病医院

辽宁心血管医院

乌鲁木齐早泄医院

贵阳早泄医院

相关阅读